☆一叶知秋君莫笑☆

小透明一个,兼日常拖更,高三党,更新随缘,不弃坑

【叶周】转职教官的叶修大神(13)

私设如山
巨ooc

  叶修最后还是在王连长不舍又带着鼓励的目光里和兴高采烈的易凌上了前来接人的军卡,离开了营地。
  选拔的地方离叶修连队所在的地方隔着有点远,卡车在路上走了十几个小时,到的时候已经天黑了。黑漆漆的夜空加上安静的空地,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让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大家好啊,我是这里的政委,李舟。大家一路上辛苦了!”名叫李舟的中年男人带着亲切的笑容,非常和善的说。
  “政委好!”这一卡车在路上熟悉起来的人整齐划一的敬礼。
  “诶,好,都好。”李舟笑呵呵的点头,顿了一下接着又说,“因为你们来早了一天,现在教官都还没就位,人也没齐,你们今晚就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是!”
  大家在路上都做好了被虐的准备,结果却跟想象中不一样,这样的落差感让大家有些惶恐,被带去宿舍的时候眼睛都不敢乱瞟。
  把他们带到宿舍,带路的人就走了,大家自由选床位。已经很少失眠了的叶修随便选了张下铺,放下背包就开始整理床铺。一直紧跟着叶修的易凌自然选了叶修隔壁的那张下铺,易凌一边整理一边问,“叶哥,现在是要怎么样?”
  “睡觉啊,刚才那个政委不是让我们好好休息的吗。”叶修理所当然的说。
  “就这么睡觉?”易凌懵逼的说。
  “不然呢?你想干嘛?”叶修说。
  “没,我就是感觉这还挺好的,不像别人说的那么恐怖。”易凌挠挠头笑道,心态特别乐观。
  “谁知道呢,这训练还没开始呢。”叶修摇摇头,他可是知道国外特种部队的训练的,现在这些都是假象啊。
  “我说,这几年我看了不少写特种部队的小说,不会真有那么变态吧?!”崔绍想起之前看过的小说,忍不住插话。
  “哇,我也看了不少。你都看了哪些啊?”易凌一听有同道中人,马上兴奋的说。
  崔绍说了几本印象最深刻的,易凌听到都是自己看过的,顿时来劲了,两个人三言两语就聊到一块去了。
  叶修在旁边听着,内心有些无奈,这两个傻孩子,小说为了让情节更吸引人,大多都加入作者自己的想法,写的夸张了。虽然他不是很了解国内的特种部队的训练过程,但是想必跟国外的也差不了多少,训练量也就是常规部队的两三倍。至于那种变态教官,至少他在国外就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在中国应该没有吧?
  这一晚上大家都满怀心事,后半夜才伴着虫鸣入睡。
  次日早上,参选的队员接二连三的来到驻地报到,此时正是三不管时间,先到驻地的叶修他们散在角落或蹲或站看着热闹。当然了,叶修不是自愿的,他本来是想趁现在先把驻地的环境摸熟,了解一下地形,结果却被易凌拉过来看热闹了。
  叶修看着虽然穿着不同的款式的军装但都是精英的人来来往往,再转头看正看热闹看的起劲的易凌他们,心里一阵无力。
  这么军官和精英来参加选拔,易凌他们这些天真的年轻人真的可以被选上吗?而且他们几个看见那么多长官居然还不知道自己和他们存在差距,还在这里看热闹……这么甜真的能通过考核吗?唉……
  叶修心累的靠着墙,默默的把视野范围之内的环境地形记下来。
  临近午饭的时候,叶修直觉有些不对劲,面前人来人往,交谈声嘈杂的让他有些烦躁。
  不对啊,到底是哪里不对呢?叶修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切,特种部队的选拔是这样的吗?已经中午了,却连一个教官都没有出现,而且负责后勤的人也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总感觉不是来参加选拔的而是来度假的。这真的不对劲,暴风雨的前奏啊。
  叶修看了眼身边的这几个纯白甜,提醒了一句。纯白甜们不以为然,大有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豪气。叶修有点糟心,知道提醒他们也没用,还不如留心点。
  而距离驻地两公里左右的空地上,悄然出现了几座军用帐篷,其中两座里面堆满了各种通讯仪器,数名穿着迷彩服的士兵忙碌的在帐篷之间穿梭。而这两座帐篷的其中一座摆放着六台显示屏,屏幕被均匀的划分出上百个小分块,显示出不同的画面。
  “都准备好了吗?”方柏原盯着显示屏的一角,抬手按住通讯器沉声道。
  “随时可以行动。”画面里跳出一个年轻人,挥了挥手。
  方柏原严肃着脸,“都给我下手狠一点,漏掉一个扣你们一天假期。”
  “哇!不是吧?!我可就半个月假期了!”
  “老大你怎么又拿假期威胁我们!”
  “不带这样的老大!”
  “我说老大,要是抓到了呢?”
  “对呀,要是抓到了给几天假期?”
  方柏原脸色缓和了几分,眼底染上一丝笑意,“哟,讨赏是不?要是抓着了也是你们应该做的!”
  “这不公平啊!”
  “老大哪有你这样的!”
  一时怨声载道。方柏原也不说话,任由他们插科打诨。
  数分钟后,通讯兵抬头看向方柏原,方柏原点了点头,所有杂音瞬间消失,一声报告很快响起。
  “报告!所有人都晕过去了。”
  “好,其他都有,行动!”
  屏幕里很快出现了几辆卡车,接着跳下几名士兵跑进宿舍,扛出一个个昏迷的人丢上卡车。
  几分钟的时间,军卡启动,消失在屏幕里。
  方柏原转身走出帐篷,空地上驻地里消失的特种兵们已经悄无声息的集合完毕。
  “小虎出洞了,全体都有,所有老虎准备就位!”
  “是!”
  
  头痛欲裂,四肢无力,浑身酸痛……
  这是叶修恢复意识后的第一感觉,撑开双眼,模模糊糊的看见了参天大树和细碎的星星,闻到的是泥土夹着青草的气味。
  叶修缓过神以后,没有马上从地上起来。他在心里感慨:这熟悉的感觉是迷,药没错了,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在中午的饭菜里下药。他就说有哪里不对劲,原来是在这里等着。
  叶修突然想抽烟了,他是无所谓,但是易凌怕是会很艰难了。叶修认命的坐起来,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野外,半夜,森林内部,荒无人烟。很好,熟悉的选拔方式,他很擅长。
  目光移到地上,一把军刀,一张地图,一个指南针,一块电子表,一捆绳子以及一枚信号弹。嗯?没有水吗?居然没有水!没有吃的就算了居然还没有水!
  叶修拿起电子表看了下时间,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也就是说他至少昏迷了十个小时,在太阳底下晒了至少三个小时,现在又渴又饿,居然连一口水都没有的喝!
  叶修隐蔽而又带着怨念的看了眼某处草丛,把装备带在身上,拿着地图看了几秒,对自己的位置大致有了个猜测,再翻到地图的背面,上面写着任务内容:在第三天午饭之前回到驻地。
  这个任务挺简单的,现在的问题是易凌那小子。还是先去找他吧,希望他身边的那个人不要那么快就下手,不然他也没办法了。
  打定主意,叶修随便选了个方向就动身去找人。反正白天昏迷了那么久,现在也睡不着,还是抓紧时间,先把人找到吧。
  当叶修的背影消失在树林里时,他刚才看过的那处草丛突然冒出一个人,锐利的眼神看着叶修消失的方向,“虎头,这里是老虎c47号,小虎开始前进,完毕。”
  “继续潜伏,完毕。”
  “收到,完毕。”


这次更新了中秋就没有了……
跟你们说,当我码到还差最后两句的时候,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手机黑屏的那一瞬间我脑袋充血,打死自己的心都有了【大哭】沉迷码字忘记了充电……开机以后感谢群里小伙伴推荐的软件!可以自动保存!也感谢用这个软件码字的我qaq不然今晚算是白忙活了
明天早上八点回学校,睡了,晚安啦!

【叶周】转职教官的叶修(12)

ooc√
私设如山√
不喜勿入

    叶修只请了一晚上的假,所以凌晨就坐车回去了,刚好掐着早上起床的点回到宿舍换训练服,然后跟着大家一起开始晨练。
    “叶哥回来了,你家里怎么说啊?”易凌一边做着俯卧撑,一边说。
    “我没跟他们说这件事,不过待会儿训练结束了,你陪我去连长那拿申请表吧。”叶修说。
    “诶?叶哥你回家不是为了这事吗?”易凌不解。
    “这种小事。我自己可以决定。回家说的当然是人生大事。”叶修漫不经心的说。
    “人生大事?难道你要结婚了?!”易凌瞪大了眼睛,声音都高了一个调。
    “小朋友,你想什么呢?哥这么年轻,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走进婚姻的坟墓。”叶·实际年龄38岁·修,一点都不脸红的说。
    “26岁很年轻吗?我还以为挺老了的。”易凌一脸单纯。
    “呵呵,待会一起练练,你亲自看看我老不老。”叶修笑道。
    “哥!我错了!求放过!!!”易凌连忙停下动作,求饶道。
    “易凌,训练不认真,加训一个小时。”王连长的声音飘过来,成功的让易凌石化了。
    “连长我错了!但是不能只罚我一个啊,叶修也有说话qaq”易凌表示要拉叶修垫底。
    “是吗?我怎么只看到你在说话。”王连长似笑非笑的说。
    “!!!”易凌转头,看到叶修正认真的做着俯卧撑,原本威胁的笑容也变得严肃认真,求生欲非常的强。易凌默默的咽下一口老血,苦哈哈的说,“是连长。”
        “叶修。”王连长看向叶修。
    “到。”
    “你监督他,顺便指导一下。”
    “是。”叶修正直的应下,暗地里对易凌和蔼的笑了一下^_^
     易凌抖了一下,内心泪流成河。

    “叶哥,我错了!”
    加训时间,易凌很怂的认错。
    “我不应该说您老,叶哥年轻帅气高大威猛英勇无畏……”易凌把能想到的褒义成语都用上了。
    “……停,还有呢?还错哪里了?”叶修有点想扶额。
    “还有,还有,我不应该连累叶哥你陪我加训?”易凌皱着眉头,冥思苦想。
    “算了,开始训练吧。”叶修心累啊,“第一项射击训练,走吧易凌同志。”
    “啊?!为什么是射击训练?!我们跑个越野,过几次障碍,一个小时不就过去了吗?为什么要是射击训练?!”易凌懵逼之后想要原地爆炸。
    “易凌,你躲不过的,不是说要参加选拔吗?射击不及格你怎么通过选拔?别人想要我指导我还不干呢,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叶修摇头叹气。
    “啊啊啊啊啊啊我……去就去!”易凌最后还是妥协了。没办法啊,叶修确实是个好老师,他确实是射击这科不行,不加训选拔真的可能凉凉了。
    叶修和易凌到射击训练的场地,跟看守员说了一声,易凌就开始训练了。
    易凌苦着脸装好子弹瞄准正要扣下扳机,这时旁边响起了几声枪响。易凌转头,看见叶修正举着枪,快速的扣动着扳机。
    叶哥这是在干嘛……不是说让我加训吗……易凌放下枪,疑惑的盯着叶修,想从他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出的什么。
        “怎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叶修又用完了一夹子弹,看见易凌在看他,眉头一皱,心里更加烦躁。
    “没有没有!我就是,觉得,叶哥你有点怪怪的,是不是不开心啊?”易凌连忙摇头。
    “专心训练,是不是连长不在就想偷懒了?还有空分心?”叶修淡淡的说,略带危险。
    “我错了!我马上训练!”易凌连忙说,生怕叶修再折腾他。
    枪声响起,叶修吐出一口气,不在注意易凌,继续装子弹射击,借此发泄自己那些消极的情绪。
    虽然出柜的时候说的干脆,但他还是很忐忑,很愧疚,毕竟上辈子对父母坦白跟他们在一起之后,他就被逐出叶家了。从那以后,到死他也没有再踏进叶家一次,到死他和父母都没有妥协,没有再见过。所以哪怕现在父母都没有太过强烈的反对,他还是怕,怕会再次无家可归。
    叶修放下枪,想起母亲的眼泪和叶秋的话,在心里自嘲:看来自己真的是不孝之至,只会让父母伤心,也不怪……
    “叶哥!叶哥!”易凌喊道。
    “嗯?”叶修回过神来。
    “我们还要在这里练多久?能快点进行下一项吗?”易凌苦着脸说。
    “可以,我只是监督而已。”叶修无所谓的点头。
    “那我们走吧!”易凌开心的说,“叶哥下一项训练是什么?”
    “移动射击训练,开心吗?”叶修笑道。
    “啊?!!!不要啊!叶哥你放过我吧!!!”易凌哀嚎道。
    “这是命令,走吧。”叶修呵呵一笑,也不是那么抑郁了。






写不下去了……授权续写

【叶周】转职教官的叶修(11)

    日常ooc√
私设如山√
不喜勿入


    路上偶遇周泽楷,让叶修反应过来现在是第八赛季季末,那么苏沐橙也有可能在b市。
   第八赛季的冠军好像是轮回吧,刚才忘了提前恭喜小周了。这么想着叶修却是拿出手机给苏沐橙打电话:“沐橙。”
     “叶修?!”苏沐橙显然很惊喜。
    “嗯,是我。你现在在哪?”
     “在b市,今天刚刚看完秀秀的比赛。”
     “住哪个酒店?我刚好在b市,有事想跟你说。”
     “真的!我在xx酒店六楼607号房。啊,对了,你上来的时候能不能帮我买一些零食?”
     “想吃什么?”
    “都可以。麻烦你啦!”
    “好,挂了。” 
    “嗯,等你哦!” 叶修挂电话之后,随手拦了一辆车去帮苏沐橙买东西。而苏沐橙挂了电话,则是跟在旁边看视频的楚云秀分享自己的喜悦。
     “秀秀,叶修说他在b市,一会就来找我!”
     “真的?恭喜啊。叶修那家伙可算敢出来见人了。黄少就在楼下,让叶修去见他一下,说不定他就消停了。”
    “ 对了,我忘了跟叶修说蓝雨的也在这个酒店了。叶修知道黄少天在找他,但是他好像不想见黄少天,他们应该不会遇上吧?”
     “谁知道呢?沐沐你看这里,这个男主角不错呀!”
    “男二也是,他们两个好有爱啊!”
    这两个女人的注意力成功被电视剧吸引了,二十多分钟后,提着两袋零食在酒店大厅与喻文州黄少天正面相遇。 叶修瞬间条件反射转身想走,身体也做出了反应转身,但很显然叶修看见他们时,他们也看见了叶修。
    “叶队!”
     “老叶!”
    叶修顿住,回身,脸色正常地笑道:“哟!这不是喻队和黄少吗?好巧呀!”
     “是呀,好巧。叶队拿着两袋零食是打算去找苏队吗?”喻文州反应过来,看见叶像手上的东西后笑道。
    “嗯。我已经退役了,直接叫我名字就好。”叶修点点头,没有意外喻文州能看出来。
     “说到这个老叶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就退役了?而且还不回我消息!我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黄少天上下打量了一下叶修,见他虽然瘦了不少,但是脸色好了很多,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呵呵,累了就想休息一下,休息够了就回来。至于不回信息嘛,在我回家以后被禁网了,今天还是看我表现良好才让我出来一会的。”叶修半真半假的说。
    “哇!这么惨的吗? !那样你岂不是连荣耀都玩不了?诶一叶之秋你给了孙翔,那你用什么?”黄少天剩下的那点委屈和怨气也没了。
     “这个嘛,我还有一张账号卡,到时你们就知道了。”叶修顿了一下,说道。
     “额,叶秋,你现在是一直在b市吗?”喻文州问。      
    “啊?不一定。咳咳,有一件事忘了跟你们说了,我的真名叫叶修,叶秋是我弟弟。”叶修说。
     “我靠不是吧!叶修你居然用假名打比赛!被人查出来可就完了!”黄少天吓了一跳。
      “少天,小声点。叶……修,这名字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喻文州皱眉。
     “应该吧。我找沐橙还有事,先不说了。你们应该也有事吧。叶修说道,内心有些烦躁,一晚上遇见了两个不想见的人,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嗯,是有点事。”喻文州点点头。
     “老叶,我等你回来!”黄少天直视着叶修宛如是在说什么誓言一般。
     “呵呵等我回来把你打得落花流水吗?走了”叶修笑道,说完快步走进正打开的电梯。
     “老叶你会不会说话!应该是我打得你落花流水才对!”黄少天不服气地喊道。 然后整个大厅都看向他,吓得他赶紧躲到喻文州身后。
     “好了,该走了。”喻文州叹了口气,对那些目光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哦。”黄少天跟着前文州走出了酒店,走着走着感觉哪里不对,“队长,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什么?”喻文州有些疑惑。
    “叶修的联系方式啊,难得今天遇到了叶修,居然忘了问他要联系方式了!”黄少天懊悔地说
    “他不是来找苏沐橙的吗,苏沐橙应该有吧?到时候问她要有就行了。”喻文州还是很谈定。
“我问了她那么久,她要是肯说我早就跟叶修联系上了!不行,我要回去,队长对不起啦!接下来的就你一个人了!黄少天说着就往回跑。
    文洲看着黄少天跑远的身影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往前走了。算了,到时候再问少天吧,他这样想。
    黄少天气喘吁吁的跑回酒店敲响苏沐橙的房门。打开房门的却是楚云秀。
    “黄少天?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叶修在吗?”黄少天喘着气问。
    “叶修?你是叶秋吧?他刚刚和沐沐一起出去了,去哪了我也不知道。”楚云秀说,“我看你一直在找叶修,有急事?”
    “没……刚才我在大厅碰上他了,忘了问他要联系方式了,就……”黄少天内心有些郁闷 。
    “哦,那你加油,没什么事我继续看视频了。”楚云秀一把把门关上。黄少天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就走了。
    酒店不远处的奶茶店里。叶修正无奈的哄着苏沐橙。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哭了?”
    “你都瘦了,而且还这么久才来见我!”苏沐橙眼眶红红的。
    “瘦了就不好了?谁告诉你的?”叶修有些哭笑不得,“我现在能真的很好,还有八块腹肌呢!打倒十个以前的我都不是问题。”
  “真的?”苏沐橙不信,手就要去摸,却被叶修躲开了。
    “沐橙,有人看着呢。”叶修有些无奈,要是被看到联盟第一美女在奶茶店到对一个男人动手动脚,这画面太美,不敢想象。“别闹了,我有事跟你说。”
    “嗯,你说。”苏沐橙知道叶修有正事要说,也不闹了,乖乖坐好。
     “嘉世现在怎么样了?
      “非常好!碍眼的人都走了。叶修你弟真给力!”
    “所以现在嘉世应该很缺人吧,我这里有几个人的资料,还有他们的训练安排,你帮我把他们找来嘉世,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留在嘉世。”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递给苏沐橙。
    U盘里是叶修在家养病的时候写的,都是兴欣队员的资料,包括后勤。叶修不想他们因为自己的原因被埋没,他们值得更好的,也应该比上辈子更加出色。至于他们不愿加入嘉世这个可能,叶修也把这个可能的解决方法写在里面了,毕竟上辈子相处了好几年,叶修还是挺了解他们的。
    上辈子是他的人,这辈子也一个都跑不了!
    “嗯,好。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苏沐橙收好U盘,问道。
    “休息够了就回来。冠军我还没有拿回来,又怎么会就这么逃了呢。”叶修笑道,“对了,你找人帮我练一下君莫笑吧,我现在空不出时间。”
    “君莫笑……你是打算用它了?”苏沐橙拿着账号卡,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当然!冠军是我们的约定,又怎么可以少了他!”叶修说。
    “嗯!”苏沐橙用力的点点头。
    “还有一件事,我现在的地方不方便用手机,所以你可能会联系不上我。等我有空了会打电话给你的,所以不用担心。”叶修想了想说。
    “这么神秘的嘛!好吧。”苏沐橙皱了一下眉头,“那如果有人问我你的信息,我就这么说了。”
    “如果是韩文清问你,你就直接给我号码他,我懒得上q跟他说。”
    “韩队?你们关系怎么这么好了?在嘉世的时候也没见你们有什么交流啊,荣耀除外。”
    “你不知道的时候。好了,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嗯。”




我牺牲了今天所有的课间(课间操除外)一节体育课,三节自修写出来的……然后今晚还问别人借了手机更新,有没有很感动?

【叶周】转职教官的叶修(10)

英雄救美

私设√
巨ooc√

叶修这毫无征兆的出柜,让叶父叶母还有叶秋不知所措。 叶修在十五岁就离开叶家在外面,回家以后又没呆多久就去了部队,他们对叶修身上发生的事根本一无所知,就算是调查了叶修这几年的叶秋,也想不明白叶修怎么就弯了。一家子就这么沉默着,客厅只余叶母的抽泣声。
叶修知道自己不孝,从上辈子开始,就知道。但是他不后悔,今晚出柜是他想了很久才做出的决定。想起上辈子退役回家后马上被提上日程的相亲,他现在还是心有余悸,这辈子不说他已经弯了,就他的职业而言,他也不想让一个女孩忍受无尽的寂寞,一个人的日子太难过了。所以还是尽早断了父母的心思好了,没必要让别人跟自己一起受折磨。
“爸妈,我出去走走……你们……早点休息……”叶修真的很愧疚很自责,他当然知道因为自己的这些话,今晚叶家怕是无人能入眠。
“我陪你。”叶秋直视着叶修,不容拒绝地说。
“……嗯。”叶修也没有拒绝,他还有事要拜托叶秋帮忙。 “叶修,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今晚突然就……?”叶秋没有把话说完,但是两个人都清楚在问什么。
“呵呵,没有。我就是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男的,所以回家告诉你们一声,免得你们担心我的婚事。”叶修无所谓的笑了笑。
“你还是那么混、蛋,你这样爸妈只会更担心。”叶秋冷笑一声。
“这不是有你吗?反正这么多年也是这样过来的。”叶修说。 叶秋赌气没有继续说话,他不想看到叶修那种要把自己远离到另一个世界的做法,明明是一家人叶修却总是不喜欢坦白,不愿让人分担。如果有什么事,家里人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好了叶秋,你别生气啊,以后爸妈那里你帮我稳着点,特别是我的婚事,就不用他们cao心了。”叶修无奈的笑了笑。
“我没生气。”叶秋硬邦邦的说,“对了,你走之后,我把你以前呆的那个俱乐部收购了,现在队长是你以前那个朋友的妹妹。”
叶修一愣,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随后是哭笑不得,“你这是在替你哥出气吗?就算是替我出气也没必要把嘉世买下来吧。”
“我叶家的人也是他们能动的?我没赶尽杀绝已经算好了。”叶秋冷哼一声。
“是是是,”唉,有钱就是任性,真是……“既然你都把俱乐部买下来了,那我给你推荐几个队员吧。嘉世以前的那些队员……”叶修顺水推舟把自己要叶秋帮忙的事说出来。
“嗯?这些事你跟那个,苏沐橙说一声就行,我也不懂这些。”叶秋说。
“行,我一会跟沐橙说一下。” 叶修跟叶秋分开后,一个人走在b市的街头,看着街上的灯红酒绿,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好久没有这样散步了…… 就在叶修走神时,一条小巷里突然传来几道声音。

“周泽楷是吧?轮回那个装逼队长。”一个男人嘲讽道。 “啧啧啧,没想到长的不错嘛,难怪有一堆nc粉,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养的货色。”另一个男人说。
“你们……想干什么?”周泽楷皱起眉头,看着这两个拦着他明显不怀好意的人。
“小子,识相点明天的比赛你就直接认输,不然你的手今晚就别想要了!”
“应该是直接让轮回弃权才对,还有不许把今晚的事说出去!”
“你们!比赛就要堂堂正正的,你们……这是在……给自己喜欢的战队蒙羞……”周泽楷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脑子里思考怎么躲过去。
“呵,我看你的手是不想要了!”男人给另一个男人使了一个眼色,向周泽楷逼近。
“哟,那么晚了,你们是在玩什么游戏呢?”
“谁?”男人回头一看,一个人正倚在墙边,看向这里。“识相的就快滚,不然连你都一起揍!”
“呵呵,那可不行啊,毕竟要对得起我穿了几个月的军装,而且,你们要打的人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可以袖手旁观呢?小周你说是吧?”叶修摇头笑道。
“前辈!”周泽楷惊喜的看向叶修,随即又忍不住担心叶修被他连累,毕竟在他看来叶修一个宅男,武力值肯定不高,“前辈,危险,你快走。”
“我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你们不走吗?”叶修说。
“md你骗谁呢?”男人朝叶修冲过来,抬手就是一拳。 “诶,你怎么就不信呢?年轻人,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叶修轻飘飘的躲过那一拳。
“你以为你是谁?阿锡来帮忙,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男人呸了一下。
“好!看我不揍得他哭爹喊娘!”阿锡狞笑道。
“前辈!”周泽楷喊道。 “放心,他们打不过我。”叶修笑了笑,没把这两个人放在眼里。 半个小时后。 叶修和周泽楷从警察局做完笔录出来,随便进了一间KFC坐下。
“前辈,谢谢你。”周泽楷说。
“没事,职责所在。而且你这么好的后辈,我可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叶修不在意的说。
“前辈……怎么在b市?”
“嗯?我家就在市,只不过年轻的时候不懂事,跑去了h市玩了几年。你呢?”
“嗯……来b市打比赛。”
“嗯,那你加油。”
……
“前辈……以后还会玩荣耀吗?”
“当然,不过现在累了,想休息一下。”
“那嘉世……”
“是我弟弟买的,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嗯……”其实周泽楷有很多话想要说,比如什么时候回来,比如现在过得怎么样,比如为什么不回消息……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周泽楷有些委屈的抿了抿唇,放弃了询问。
“好了,挺晚的了,你明天应该是有比赛对吧?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叶修看出了周泽楷的纠结,却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
“不用了,我打车回去,谢谢前辈。前辈也早点回家吧!”

【叶周】转职教官的叶修(09)

三个月的新兵期匆匆而过,新兵期结束后304舍的人各自分到不同的连队,只有易凌跟叶修一起分到了六连。 常规部队的日常跟新兵期的没有很大区别,照常是训练,巡逻,日复一日,枯燥无味。
这天训练结束后,解散前王连长通知说:“过几天就是某个特殊部队的招新期,谁要是想报名参加考核的,解散后到我那领申请表,填好之后再拿给我。”
“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先考虑清楚了,再填。特别部队比常规部队危险更大,说句不好听的,随时都有可能牺牲。相对的,它的考核也不是那么好过的,因为国家不想让人去送死。你们好好考虑吧,解散!”

“叶修,你去不去?”一解散,易凌就问道。
“不知道,你呢?”叶修摇摇头。
“我?我当然要报名,就算过不了考核,见识一下也好啊!毕竟特别部队里的都是高手,说不定还能学两招!”易凌理所当然的说。
“嗯,也是。”叶修说道。
“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啊?”易凌说。
“我想想,明天再说吧,反正还有时间。走,先去吃饭吧。”叶修确实还没想好,虽说是按照父亲的安排进了部队,但还是很迷茫。他现在想要的,不过随遇而安罢了。
“好吧,嘿嘿吃饭吃饭!”易凌拉着叶修向饭堂走去。

“报告!”
次日,训练后,叶修敲响王连长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王连长一边整理桌面的申请表,一边应道。
“报告连长,我想请假,不多,几个小时就好。”叶修敬礼后说。
“是因为报名的事?”王连长顿了顿,说。
“是。”叶修点点头。
“叶修,这事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了吧?用不着请假吧?”王连长看着叶修。
“有些事不适合在电话里说。”叶修也知道自己没理,干巴巴的说了一句。
“有什么不能说的,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事多。”王连长皱了皱眉。
叶修笑了笑,没有说话。
“说吧,几个小时?”王连长扛不住叶修那眼神,从抽屉里拿出请假条。
“下午训练结束走,明天早上训练之前回来。”叶修笑道。
“行,记得给我按时回来。”王连长点点头,同意了。
“爸,妈,我回来了。” 叶修用钥匙开门后对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叶父和在厨房的叶母说。
“嗯。”叶父点点头,继续看报纸。
“小修,饭快做好了,你去楼上把叶秋叫下来,准备吃饭。”叶母在厨房里探头出来说。
“好。”叶修应了一声,便走上楼去书房。
“叶秋,我进来了。”叶修敲门说。
“叶修?你不是在部队吗?怎么回来了?”叶秋抬起头,随手把手里的文件放一边。
“有事要跟你们说,挺重要的。”叶修说,“妈快做好饭了,先下去吃饭吧?”
“嗯,好。”叶秋点点头跟着叶修下楼了。
“小修,你明天就要回部队了,现在快多吃点。”叶母往叶修碗里拼命夹菜。
叶秋一脸黑线,“妈,叶修他又不是不会自己夹,你不用管他,自己多吃点。”
“诶,叶秋你这话就不对了,妈愿意给我夹菜是妈的事,你该不会是嫉妒吧?”叶修笑道,接着给叶秋夹了个菜,“来,哥给你夹,怎么样,快吃呀。”
叶秋看着碗里自己最讨厌的辣椒,生无可恋的瞪了叶修一眼,默默埋头啃掉。
“小修,你不是说有很重要的事要说吗?之前在电话里不肯说,现在能不能说了?”叶母笑道。
“先吃饭吧,吃完再说。”不然恐怕会吃不下了……叶修的眼眸暗了暗。
“好吧,吃饭吃饭。”
“说吧,什么事?”饭后,叶父坐在沙发上揉着有点撑的肚子。 叶母则打开电视拉着叶秋一起看。
叶修沉默了一会,才在叶秋越来越不安的心情下说,“爸,妈,我发现我……喜欢男人。”
客厅瞬间宛如时间静止,除了电视机里的声音,只余下微不可察的呼吸声。
“小修你刚才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叶母看着叶修,眼里带着祈求。
“妈,对不起……”叶修低下头。
“天生的?”叶父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嗯,改不了。”叶修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天生的,但是自从上辈子跟他们在一起后,却是再没有对女生有过感觉。重生回来以后也是没机会证明自己是弯的还是直的,不过叶修估计自己怕是直不起来了。与其等过几年父母安排相亲,还不如现在出柜,还能图个安静。只是……
叶父听后点点头,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直视着叶修,说,“你十几岁就离家,我也没有对你尽到父亲的责任,现在你已经二十几岁了,你有你自己的想法。你的性取向我可以不在意,但是你答应我,不能乱搞。”
叶父也是从基层一步步升到中将的,部队里两个男人在一起的事,他也不是没见过,也不是不能接受。
“爸,我答应你。”叶修不闪不躲。乱搞什么的,他实在是没这个想法,没这个精力,上辈子过于刻骨铭心,或者这辈子就自己一个人了。
“叶修……”叶母的眼泪一直往下掉,她想不明白叶修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向他们出柜了。
“妈,别哭。这不是还有叶秋给我们叶家传宗接代吗,你催一下叶秋赶紧找媳妇,说不定用不了几年就能抱孙子了。”叶修安慰说。看着如此难过的母亲,叶修觉得自己无论是哪一世,都是那么的不孝。自己打算要参加特别部队考核这件事也卡嘴里说不出来了。
“是呀,妈。你别哭了,这不是还有我吗?”叶秋一时之间也是百感交集,同样没想到叶修突然会出柜。
“叶秋啊,你以后有了孩子,一定要孝顺你哥,要是有两个,就过继一个,我怕你哥以后没人照顾……”叶母抓住叶秋的手,说道。
“好好好,会的……”






我以为昨天发出去了……懵逼

【叶周】转职教官的叶修(剩下的晚上再说,断网)

    三个月的新兵期匆匆而过,新兵期结束后304舍的人各自分到不同的连队,只有易凌跟叶修一起分到了六连。
   常规部队的日常跟新兵期的没有很大区别,照常是训练,巡逻,日复一日,枯燥无味。
    这天训练结束后,解散前王连长通知说:“过几天就是某个特殊部队的招新期,谁要是想报名参加考核的,解散后到我那领申请表,填好之后再拿给我。”
     “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先考虑清楚了,再填。特别部队比常规部队危险更大,说句不好听的,随时都有可能牺牲。相对的,它的考核也不是那么好过的,因为国家不想让人去送死。你们好好考虑吧,解散!”

     “叶修,你去不去?”一解散,易凌就问道。
    “不知道,你呢?”叶修摇摇头。
    “我?我当然要报名,就算过不了考核,见识一下也好啊!毕竟特别部队里的都是高手,说不定还能学两招!”易凌理所当然的说。
     “嗯,也是。”叶修说道。
    “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啊?”易凌说。
    “我想想,明天再说吧,反正还有时间。走,先去吃饭吧。”叶修确实还没想好,虽说是按照父亲的安排进了部队,但还是很迷茫。他现在想要的,不过随遇而安罢了。
    “好吧,嘿嘿吃饭吃饭!”易凌拉着叶修向饭堂走去。
     “报告!” 次日,训练后,叶修敲响王连长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王连长一边整理桌面的申请表,一边应道。
     “报告连长,我想请假,不多,几个小时就好。”叶修敬礼后说。
    “是因为报名的事?”王连长顿了顿,说。
     “是。”叶修点点头。
    “叶修,这事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了吧?用不着请假吧?”王连长看着叶修。
    “有些事不适合在电话里说。”叶修也知道自己没理,干巴巴的说了一句。
     “有什么不能说的,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事多。”王连长皱了皱眉。
    叶修笑了笑,没有说话。
     “说吧,几个小时?”王连长扛不住叶修那眼神,从抽屉里拿出请假条。
    “下午训练结束走,明天早上训练之前回来。”叶修笑道。

【叶修生贺】你能醒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2015年5月29日,叶修18岁生日,苏沐秋送了他一份永生难忘的成人礼物。
    那天早上起来,叶修和苏沐秋一起把苏沐橙送到学校,然后去市场买材料准备给叶修庆生,但是做菜的时候发现少了一样辅料。本着叶修是寿星的念头,苏沐秋让叶修在家看着火,自己下楼买东西。
    在苏沐秋离开不久后,叶修接的一个电话是苏沐秋打来的:
    “阿修……照顾好沐橙……还有……我们的荣耀……”

    再后来叶修回了一趟叶叶家,接着把苏沐橙和成了植物人的苏沐秋接到了b市。
    今天,是2018年5月29日,叶修21岁生日。一大早醒来叶修便收到了舍友们的礼物和祝福,以及手机里的一堆祝福信息。
    叶秋:叶修生日快乐啊!
    叶修回了一句:同乐同乐呵呵。
    苏沐橙:叶修,生日快乐!
    ……
    那些祝贺的信息叶修只挑着熟悉的回复了谢谢,之后就急急忙忙的跑去教室听课了。
    叶修,21岁,某医学院大二学生,是同级生中男神般的存在。三年前回到b市以后,叶修读了高三,用一年的时间学完了三年的知识,以完美的分数考上了著名的医学院,大学两年几乎从不缺课,不曾挂科,是医学院传奇的人物。

    下午,叶修上完课后去了军区医院,然后熟门熟路的上了五楼进了507VIP病房。
    “沐秋,下午好啊。”叶修把桌上那些有些枯萎的花拿下来,换上自己刚买的,然后在床边坐下。
    “沐秋,今天好像又到我生日了。今天早上看到手机上那堆信息我吓了一跳。也不知道是谁把我的手机号码泄露出去了。”
    “不过算起来,你也睡了三年了。还要睡多久才愿意醒过来,我现在都还惦记着三年前你那碗还没做完的长寿面呢。你打算什么时候起来把它做完?还有前年的,去年的,你也没做,今年的……你可以起来做吗?”
    “18岁你送的礼物太刻骨铭心,我觉得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还有你让我照顾的沐橙,她现在很好,我妈很喜欢她,对她比我这个亲儿子还好,而且沐橙还是学校的校花,天天一群男生追在她后面献殷勤,怎么样?是不是很担心沐橙被拐跑?是的话就快点醒过来吧。”
    “至于我们的荣耀,抱歉,荣耀和你,我还是觉得你更重要,所以我可是为了你连最喜欢的荣耀都放弃了,还跑去学医,只是希望……你能早点醒过来。”
    “傻子……”
    “是啊,我也觉得自己……沐秋?!”就第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几秒后才脑子短路般的看向苏沐秋,然后对上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眸。
“嗯……”苏沐秋对他眨眨眼睛。
叶修冷静的按下呼叫铃才重新看向苏沐秋,笑着调侃说,“哟,睡美人舍得醒过来了?”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心想等自己好些了再算账,“水……”
“一醒过来就使唤人,真是大爷啊你。”叶修嘴上这么说,却乖乖拿杯子去了茶水间。
门一关上,叶修默默的红了眼眶,靠着墙站了好一会才平复好心情,拿出手机给沐橙打电话,通知她沐秋醒了。

医生给苏沐秋检查的时候,叶修目不转睛的盯着。唯恐他又再次睡了过去,就连苏沐橙什么时候来,医生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
苏沐橙记下注意事项,送走医生回到房间,看到叶修还在盯着自家哥哥,当即走过去拍他的肩膀,“看什么呢!回神了!”
叶修这才把注意力分出来,说了一句差点让人气晕的话,“诶,沐橙你什么时候来了?医生呢?”
“我早就来了好么!你要不要看我哥看的那么入神,不知道的还认为你喜欢我哥呢!”苏沐橙说。
“好好好,我的错,我错了沐橙小公主。”叶修做投降状。
“哼。哥你有没有那里不舒服”苏沐橙哼了一声看向苏沐秋。
“我很好。”苏沐秋摇摇头。
“恩。哥我跟你说……”
苏沐橙挤开叶修坐在床边,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这些年来的事,仿佛要把这三年没对苏沐秋说的话一次性补回来。
开始苏沐秋还笑着听苏沐橙说话,但是在沐橙说了两个小时后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后,笑容就有些勉强了,最后有些头痛的用眼神向叶修求救。
“沐橙,沐橙。”
“嗯怎么啦”苏沐橙不解的说。
“你不是还有一个星期就要高考了吗你先回学校复习吧,沐秋这里我会照顾好的。”叶修说道。
“可是……”苏沐橙舍不得离开刚才星来的哥哥。
“听话,嗯?”叶修揉了揉沐橙的头,“专心复习专心考试,考完试再来看沐秋,你可是说过要来当我学妹的,我那学校可不好考。”
“好吧。”苏沐橙闷闷地应了声,“哥,我先走了,我会想你的。”
“嗯,考试加油!”苏沐秋笑道。
苏沐橙走之后,房间安静了下来,叶修有太多话想说,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说起。
“阿修,耳朵凑过来点。”苏沐秋打破沉默。
“干嘛”叶修不明所以地凑过去
“生日快乐。”苏沐秋亲了他一口后说。
“……你才刚醒,这样真的好吗!"叶修眼神有些飘忽。
“我亲自己的男朋友又不犯法,咳咳,我没醒的时候你不也亲我吗?”苏沐秋理然当然的说。
“你怎么知道的?”叶修抓住关建词。
“我虽然醒不过来,但还是有感觉的。”所以你说的做的我都知道。
“……”叶修想起自己说的那些话,有些脸红。
“对不起啊,今天你生日我却没有礼物给你。”苏沐秋欣赏了一下叶修难得一见的表情后说。
“你醒过来,就是最好的礼物。”叶修表情柔和。

【叶周】转职教官的叶修(08续)

    叶修那边逐渐走上正轨,嘉世却莫名遭到打压,陶轩四处求援然而次次都碰壁,最后打听到是叶氏集团放话打压的。
    陶轩托关系预约与叶氏集团的负责人见面,想当面问清楚原因,却是在见到负责人的时候愣住了。
    “叶秋?!”
    “陶老板,初次见面。我是叶秋的双胞胎哥哥,叶修。”来人如此说道。
    叶秋的哥哥?!陶轩心里惊疑不定,脸上却迅速调整表情,“叶总你好!请坐,请坐。”
    “谢谢。请问陶老板约我出来是?”来人,假装自己是叶修的叶秋说。
    “叶总,请问叶氏为什么突然要打压嘉世这个小小的俱乐部?”陶轩开门见山的说。
    “你不知道?当然是为了报复。”叶秋冷笑道,“你以为嘉世对叶秋做的事我会查不到吗?”
    “这这,这叶秋他近几年状态下滑得很厉害,影响了嘉世的成绩,我们选择让他退役提拔新人,这有什么错?”陶轩连忙说。
    “呵,事实是什么样的你自己清楚。”叶秋懒得与他浪费口舌,“我今天来只是通知你,叶氏准备收购嘉世,合同过几天会送过去。你要是识相就痛痛快快的把合同签了,不然等你们对叶秋的所作所为被公之于世,那时……”
    “你!叶总,你就不能给我一条活路吗?”陶轩说。
    “那怎么不见你们给叶x,秋一条活路!今天我把话搁这了,签还是不签你自己看着办吧!”叶秋说完起身大步离去。
    叶秋不想再看见陶轩,他怕再说下去他会忍不住打人。
    叶修在叶秋心里一直是夺目的、自信的,眼里总是带着耀眼的光芒。但是在那个雨天,他看到了一个颓废的、苍白的叶修,眼里的光芒像是要熄灭了。看着那样的叶修,他的心隐隐作痛。所以他去查了叶修离家以后的事,查到的东西令他既生气又心痛。嘉世,居然敢那样对叶修!那就该换一个主人了。
    在叶秋的施压下,陶轩并没有坚持多久就认命的签了合同,然后出国了,连新闻发布会都不敢参加。
    第八赛季结束后,嘉世正式易主。接着便是一系列的整顿,该转会的转会,该解约的解约,同时宣布休赛一个赛季。


生日更一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等我有时间修文吧……

【叶周】转职教官的叶修(08)

私设如山
ooc严重
不喜勿入

    训练强度一天一天的增加,大家的进步也在持续稳定的往前推进。
    当然,紧急集合的哨声依旧让人咬牙切齿。每天早上六点就要起床跑步的制度依旧人神共愤。但是,大家都能够感觉到,整个三连的气氛已经在悄然之间发生了变化,隐隐有了军队的气息。
    兵是练出来的这话不假。
    这天是叶修他们来到军营成为军人的第二个月。初期该学的纪律已经记下来,教官的威信也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建立,并且巩固。
    于是,备受期待的射,击课终于来了,而叶修的表现时间也到了。
    在一众最多三环,四环,最差脱靶的新手里。叶修这个除了最开始不适应打的是五环六环,接下来几乎都是九环十环的人就格外引人瞩目了。
    杨教官看看手上的记录表,再看看那些不敢与他对视的人,脸上露出了恨铁不成钢,“你们说说,这都教你们多少次了!到现在还是有那么多人脱靶的!你们知道多少有子,弹被你们浪费了吗?老子可心疼了!”
    被教官训了的队员们也很委屈,他们明明就一步不差的按教官说的做了,但是那靶子像是在跟他们作对似的,怎么都打不中。他们也很绝望啊,但是能怎么办?
    “叶修,出列!”
    “是!”
    “你给他们示范一下。”杨教官说。
    “是!”
    “你们都给我看清楚了!学着点,听到没?!”杨教官说道。
    “是!”
    叶修示范的时候非常贴心的把注意事项以及新手常犯的问题说出来,再以正确的方法示范。
    清一色九环以上的成绩,让叶修在崇尚强者的军营里收获了一波好感度。
    “看到没有,这就是你们该学习该超越的成绩。”杨教官说,“叶修表现得不错,入列吧。”
    “是!”叶修转身很淡定的小跑入列。
    晚上,304舍的人都挤到叶修身边问他传授独家秘笈。
    叶修看着他们期待的小眼神,心脏的笑了笑,“有些时候呢,是有一种叫做天分的东西在作怪,靠的天分啊!”
    易凌当即赏了他一个白眼,“叶修,你的脸呢?”
    叶修假装纯良的说,“脸这种东西,能吃吗?”
    程漠说,“叶修,叶大佬,你就说说嘛,我们保证不外传!”
    “对对对,我们保证不外传!”其他人闻言马上附合说。
    “好了好了,不逗你们了。都是一个连的,哪有什么外传不外传的,你们想说就说。”叶修笑道,“射,击这东西呢……”
    叶修教的认真,其他人听的也认真,一时之间在月光的衬托下,304舍的气氛分外和谐。
    虽然有天分这一说,但天分却不能决定什么,它只能让你在起跑的时候领先别人,而后面的路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
    叶修会有这一手好枪法,还是得益于上辈子生命最后那段环游世界的经历。要知道,不是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像中国这样和平安定的,战争,恐,怖袭,击,内战等等,对于一些国家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如果有一段时间不发生点什么,首先想到的不是战争结束了,而是是不是他们又在酝酿什么大招,而人命在这种环境里显得微不足道。
    那段时间里叶修唯一的念头就是把全世界都走一遍,哪怕他这种是自杀走的,也是在环游世界之后才走的,所以在没有达到这个执念之前,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的。因此,叶修拿过枪,杀过人,受过伤。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遥不可及的事,他也亲身经历过。
    所以射,击训练什么的,尤其还是固定的靶,这根本就难不倒叶修,枪枪十环也是可以做到的。
    虽然上辈子最后的时间叶修过的痛苦而又压抑,但是却给了叶修立足军队的财富,让叶修刷了一波好感度,而在第一阶段给人留下的印象也悄然改变了。





这次的更新临时临急赶出来,实在是不行,有时间我会修文的,而且很多关于军事的知识我也不了解,你们就当我在胡扯好了。就这样,暑假见